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继法媒银·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开展"法院院长话执行"、"人大代表话执行"大型系列访谈后,今天我们再度开启"知名律师话法治"的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魏娅璐。 走进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有省政协十一届委员、江西中矗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良欢律师,欢迎您!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江西康润律师事务所主任杨西律师,欢迎您! 江西卫视《金牌调解》原创人、江西久保律师事务所主任罗久保律师,欢迎您! 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江西友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冯帆律师,欢迎您! 欢迎四位嘉宾!今天四位嘉宾将围绕着法治建设和法院执行工作展开讨论,为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出谋划策。 我们都知道,今年3月13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向全国人民作出了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吹响了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的"冲锋号"。各位对最高法院作出这样一个重大决定怎么看?
我们大家都知道,执行问题是民事案件的最后一道程序,也是最关键的一道程序。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存在执行难的问题。随着依法治国的全面推进,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提出了"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承诺,让我觉得非常振奋人心,因为是承诺、不是口号,紧接着全国法院有很多的具体措施跟进,周强院长的承诺,意义非常的重大和深远。

我觉得你刚才说是最高法院"吹响了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的'冲锋号'",这个"冲锋号"我觉得还可以再补充一下,这么些年来,最高法院大大小小冲锋号也吹了不少,这次应该既是冲锋号,更是集结号,要打响这一战,拿下这一役,要向全国人民有个圆满的交账。


执行难问题,其实在我们律师代理案中,已经是多年来困扰当事人的一个很大的难题,其实这不是第一次来提出要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只是这一次最高法院提出集中解决执行难问题,在我看来可能更有了一些务实的可操作性。因为它有了一个具体的时间表,有了很多具体的举措和相应的措施,并且集中解决执行难问题不是法院的一家行为,它是一个联动,把相关金融机构、房地产登记部门所有与解决执行难相配套的一些机构的力量全部整合在一起,所以这才是让我和我的当事人真实的感觉到这一次解决执行难确实可能会让公平正义在老百姓心目中得到一个切实的、真实的感受。
我们说是一个冲锋号,我觉得能够恰如其分,执行其实是个老大难,我觉得用“冲锋号”来形容最高法院以及省高院对于解决这个执行难的坚决态度,我想有一个这样坚定的态度,这个问题可能会得到一个有效的改善,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说把执行难这个问题放到这么一个高的层面上来解决、来对待,至少对我们参与诉讼的当事人来讲也好,对我们律师来讲也好,其实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第三个方面,如果把每一起诉讼案件都落实到位的话,其实这就是一个向全国人民、老百姓,或者是说向诉讼当事人,对他们进行一个法治宣传:坚定的相信法律,把执行难问题放到这么一个重要的层面来解决,不仅是解决当事人的问题,同时还是向全国公民、全国的普通老百姓来传播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树立法律权威的一个这样的事情。
我想补充两点,执行难的问题成因是非常复杂的,人民法院作为一个法定的执行主体,当然应该千方百计去想办法解决,但是光有人民法院一家可能是不够的,需要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需要社会各界的配合,同时也有赖于全体公民的法律意识与诚信意识的提高,我们希望随着执行工作的紧抓和落实,最终公民逐渐走向自主履行、自觉履行,我认为达到这个境界才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现在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作出这样的承诺体现了"司法为民"的精神,也体现了人民法院的担当。
刚才四位律师围绕"司法为民"还有法院的担当以及这些意义回答了关于"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这个看法。那我们都说执行难或执行不能,各位律师如何理解执行难或执行不能?


大家都说执行难执行难,难在什么地方呢?在我们老百姓心中对于执行难与执行不能还是有一些模糊的观念,事实上,执行难是指什么?如果是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但是通俗来说他就是一"老赖",他把钱转移了,人也隐匿起来,然后抗拒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这是执行难的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可能是法院自身,在它履行职责的过程中,可能有消极执法,比如有选择性执法,或者由各种主观性原因导致的执行难的现象,我个人理解这是执行难的概念,那它和执行不能是有差别的,执行不能,我觉得应该是指"欲所不能",前面的执行难是"能所不欲",而执行不能是指"欲所不能",执行不能是被执行人确实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在这种情形下,其实不但在中国,在国外、在任何一个国家,它毕竟是一个民事案件,他就是没有了财产,执行的手段都是非常有限的,穷尽了所有的手段都没有办法得到有效的执行。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当事人也是应该要理解的,因为所有的民事活动里面,都有一个商事活动,本身就是有商业风险的,那我们当事人在选择交易对象时,在从事某一个民商事法律活动的时候,你必须对你交易的对手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对商业未来的履行能力要有一个预判,这样才有可能在你的实际权力得到了法院的判决书保障之后,让你的真正的权益得到落实,如果当事人在前期做生意的时候,对方是个什么人都不了解,或者你明知道这个人是不具备偿债能力的,你还跟他发生了经济活动,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到最后进行了执行程序,它一定是一个执行不能的结果。不但法院没法解决,在我们律师,在我们前期代理这个案件的时候,也会跟他做一些风险提示,这个问题一旦出现了执行不能,把这种情绪或者不满发泄到法院的身上,全世界都有,全世界各地也是没办法解决的,这是你必须承担的一个商业风险。

执行不能,更主要的还是一个法律概念,执行难是一个民间的概念,执行难大家都很好理解,执行不能,对当事人、普通老百姓来讲,如果出现执行不能的情况,需要提高警惕,对法院为什么做出执行不能,符不符合法律的条件而终止这个案件的执行,需要睁大眼睛,也需要专业的代理律师给予一些指导。但是对执行难,老百姓一个普遍的用词,它所包含的内容更广泛一点。

我认为执行不能和执行难肯定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但是这两个概念不是绝对的,两者其实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执行不能它可能不是永久性的,是阶段性的。被执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逐渐具体履行能力,在他具体履行能力的时候,法院应该要恢复执行,这是第一个概念,第二个概念,执行不能,准确的讲,因为客观原因导致没有财产可以执行,什么叫客观原因呢?比如说因为自然灾害,因为地震、因为洪水造成财产的灭失,没有财产可以执行,另外一种是因为交通事故等等意外事件导致的财产的灭失,并不是因为被执行人主观的原因导致的,这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构成执行不能,法院才有可能或才能去做终止执行或终结执行的决定,凡是因为主观的原因造成的没有财产可以执行,其中包括转移财产、逃匿、赌博等等他自身主观的原因造成的没有财产可以执行,我认为都不能按照执行不能来对待,都应当对被执行人进行执行;第三点,不能把执行难按照执行不能来处理,有些案件,法律作出终止执行或者终结执行,我们应当提出质疑,很多情况下我们应该提出质疑,很多情况下,对被执行人人转移了财产、逃匿了等等这种耍赖的行为,很多法官误认为或者是理解为执行不能,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追究其转移财产的责任,寻根溯源,顺着转移财产的脉络,最终要找到这个财产,进行强制执行。

对于执行不能这块,刚才良欢律师讲的很好,大家如果发现执行不能导致出现的裁定终止或终结的,赶快请律师,帮助他拿到专业意见。

 

还得从执行法官自身的身上做一些分析,在办案的过程中,我们所了解的,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觉得法院执行局的或者执行法官不需要学太多的法律知识,其实执行案件需要执行法官掌握更多的法律知识,就是说执行法官对于执行以及跟执行相关联的法律知识应该是要更加充分更加全面的掌握,有些案件变成了执行不能可能是因为执行法官对相关法的不精通,不知道怎么样去推进而错过了时机,而导致了执行不能、执行难。第二,执行工作比审理工作从体力上有更高的要求,要经常去调查、取证、查封、冻结等,在办案过程中,我们注意到,在执行部门,可能年轻人比较少。所以执行难与执行不能,可能与法官的观念有关系,跟法官的队伍的建设可能也有一点关系,要改变这个问题,可能要鼓励执行局的法官要更加全面、更加认真的去学习与执行相关联的法律,同时还要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更加精力充沛、精力旺盛的为案件、为当事人追回财产,执行案件的落实。

刚才四位律师分别就"执行难、执行不能"谈了自己的看法,接下来请各位结合工作实际谈谈对法院"执行难"的认识?代理案件有没有遇到过"执行难"?

 

执行难问题,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因为人为的因素造成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被执行人,转移财产、逃匿甚至采取贿赂执行法官等非法手段,以逃避执行,这是最主要的原因,第二,执行法官有的存在携带执行、选择性执行和消极执行等执行失范的行为,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从人为因素入手。

 

执行难有对当事人的执行难,但你现在提的是对法院的执行难,这个问题提的有一定的深度,法院是负责执行工作的,确保生效的裁判问出,得到及时有效的执行,但是法院自己现在普遍面临着执行难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问的有层次了,我作为一名与法院打交道比较多的律师,谈谈法院执行难的问题,第一,人少案多,执行队伍力量不足;第二,执行手段与措施有限,不能够做到与时俱进;第三,现行的一些体制、思想认识还有待提高,要有破有立,比如说,鉴于人少案多,就导致很多执行法官,当事人提供了有可供执行财产线索的案件就去执行,如果不能够提供的,他就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精力去(执行),就导致他的一部分功能没有完全的发挥用处,这都是亟待解决的,我就补充这些。
我相信每一位律师都碰到过执行难的问题,就像我前面说的是两方面难,一个确实我们当事人,尤其是被执行人,通常被执行人在一个民事诉讼案件中处于败诉一方,通常来说他不管是对这个案件的判决结果是不是满意的,是不是服从的,可能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去主动的去履行生效判决,而想到的是对方虽然官司打赢了,但是钱我不给他,基于这种对生效判决书没有这样一种权威性,所以他可能第一想到的就是我怎么把钱藏起来,那这就是执行难。从被执行人这个角度里面普遍存在的现象,就像我们老百姓经常看到的说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他有钱,他每天开着奔驰,住着豪宅,但是他公司账上一分钱也没有。同样,虽然败诉,但他同样享受现有的生活,基于这样的一种现象存在,客观的说,给我们法院执行工作中带来很多困扰,第一要去调查他的财产,第二在他的财产做了隐匿的情况下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把隐匿的财产使其具备可供执行的条件,这确实给法官工作增加很大的工作量,但是好在我们最高院开展了集中整治执行难问题的活动以来,现在采用的是一个联动的措施,有关财产的信息现在法院通过一个比较便捷的路径,通过网络联网的方式可以迅速的查到财产隐匿和转移的地方,这是一个强大的手段,法院另外一个强大的手段就是设立了不诚信人员的名单库,如果抗拒法院执行的话,把你纳入我们俗称的"黑名单",那你的生活、工作和经营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也是一个很强大的手段,给被执行人一个很大的压力,我们律师也能够感受到执行难有了一些好转,这是因为一些手段的增加,另外一方面,律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也碰过执行难的另外一个因素:法官消极执行的问题。坦率来说,消极执行是有很多原因组成的,包括前面三位律师说的,法院现在人少案多,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在实际的工作中,深切的感受到法院对于物质经费的保障上面,还是比较缺失的,比如说他们出去调查取证的车辆、到外地的出勤,外出报销的后勤安排上,对很多法官,本来工作压力就很大,工作量就很大,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物质保障的话,他在主观上就是会有一个消极、被动,不大情愿,会有这样的一个思想,这两方面组成,造成现在的执行难,这次最高院主要整治的就是这个执行难的问题,作为律师,我们明显了感受到这次整治的力度大大的加强了,一个是手段的加强,第二个是各级的法院很重视执行的工作,所以在所有的配套安排上,也比以前得到了很大的科学的调配和一些合理的安排,这也调动了法官工作的积极性,再加上全社会在这种宣传下,慢慢树立起"诚信公民"的理念,诚信系统也在慢慢建立,所以在我们的工作中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这个执行难的问题正在慢慢的得到解决,得到很大的缓解。
作为律师,对法院执行难自然有自己的感受,刚才主持人问到律师代理案件中有没有遇到过这种难题,我们肯定是遇到过,而且是有很多体会,我想特别借这个机会说一下的是,法院在执行过程中遇到政府的,对官的执行有些难,一个是主观上畏难,第二个是客观上确实难,这块确实是个问题,如果政府不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不为法院的工作提供一个比较好的条件,说服力就不强,对整个社会公信力就不强,反过来讲,政府如果想要规避这个生效的判决,他可以采用的资源和手段那远远胜过任何一个社会上的公民,所以他造成的影响也是很不好的。所以我借这个机会特别想说一下,政府一定要带头守法,执行这项判决,支持法院的工作。
就像各位大律师讲的,每个律师都会遇到过一些执行难的问题,我个人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个执行难还是来自于被执行人,一个案件生效判决的下达,很多被执行人都想到一个字:逃。我怎么逃?逃跑!逃避!所以说我们法院怎样堵他?让他无路可逃方面,下大力气,可能迫使这些想逃的被执行人,会屏蔽到他的一些不合理的想法。省高院发起了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活动,至少能看出我们省高院对这个问题的重视,而且是到很高层面的重视;其次,调集所有的资源,可能会采取所有有效的方式,形式一个组合拳,来围堵,让这些想逃的人、想赖账的人让他们无路可逃;第三,通过这段时间,或这一两年以来,法院执行部门为了解决执行难问题采取的措施所给我们带来的效果,比如说,我们会在街上的广告牌里面看到失信人员,我们会看到失信人员不能去坐高铁,不能坐飞机,不能高档消费。这也是一些切实可行的堵那些想逃跑的那些"老赖"让他无路可逃的其中一个方式,那我们能不能想到更多的类似这样让被执行人放弃逃跑,让所有的被执行人无路可逃。这可能是这次我们最高法院、省高院一起来进行"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要思考的一些问题。
我职业生涯20多年了,遭遇了不少执行难案件,今天想举一个比较过分的例子,上个世纪90年代,应该就是1995年左右,一辆安徽籍的大客车在经过泰和105国道的时候,把两个年轻人给撞死了,应该说这是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泰和法院判决肇事司机7年有期徒刑,同时判决肇事司机和另外4名车主赔偿2家受害人家属每家大概3万多块钱,就是这区区3万多块钱,到现在没有执行到一分钱,这个案件是在泰和法院执行的,后来就委托到安徽霍邱法院执行,我是作为代理律师,多次跟泰和法院和霍邱法院联系,我还去过安徽省高级法院反映过,但是最终都无济于事,到现在20多年了,没有执行到一分钱,造成的后果是申请执行人,也就是受害者家属对法院、对法律非常的失望,可以说早就寒了心,应该说被执行人人数那么多,有5个被执行人,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95年,5个人能合伙买一辆大货车,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经济能力的,最起码我的判断是这个案子不存在刚才说的执行不能的情况,一个这样的案件没有执行,显然是地方保护与法官懈怠执行的这么一个结果,这个案件非常典型,这样的案件肯定还有不少的。所以我们在这里就希望全国各级法院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的时候,在解决目前大量的执行案件的过程当中,同时要把多年以来的没有执行的积案要各个击破。
刚才四位律师结合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实际谈了法院执行难的认识。我们注意到江西高院提出,在二到三年内实现以下目标: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和外界干预执行现象得到基本遏制;人民法院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的情形基本消除;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标准握不严、恢复执行等相关配套机制不完善问题得到基本解决;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人民群众对执行工作的满意度显著提升,人民法院执行权威有效树立、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增强,要在2018年6月前,在全国法院提前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目标任务。大家谈谈对这个目标任务的看法?

省高院提出在二到三年内解决执行难的问题,首先是响应了最高法院的号召,措施也非常的科学,有力具体可行,顺应了民意,我们应该为此"点赞",我们希望确定了目标以后,关键在于落实。

 

总体来看,最高院推出这个举措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顺应了形势的发展,一个是在搞"依法治国"大业,另一个我们国家也在推进法治政府的建设,最高院抓住这个机遇,以执行为突破点,带动司法改革,或者是深化司法改革,这个应该说是抓的比较准,也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与要求,结合江西的要求来看,我们省里面提出了法治江西建设,在全国率先提出和实施了建立法律顾问制,这个做法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因此江西省高级法院积极跟进,这是非常敏感的,为江西高院的做法是非常欢欣鼓舞的,但目标的提出和问题本身的复杂性是综合考量的,现在省高院是提出到2018年的6月就要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实际上我感觉还是有一个时间的差异,最高院是讲两到三年的时间,江西高院给自己界定到2018年6月,它是两年的时间,所以这个是自我加压,怎么样把积重难返的问题在一定的时间内把它攻克,有效的解决完。既然已经提出来了,全社会都关注这个问题,包括我们今天所做的事都是在聚焦这个问题,当然,也为解决这个问题在提出我们的建议,积极的推进这个事件,但是这个事情本身还是很伟大的,刚才也有律师讲到了,看起来是法院在主导这个事情,但是真正得到有效的解决光靠法院是不够的,法院有它的局限性,需要全社会来重视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对于提出这个目标抱有非常的期待,对实现这个目标也抱有谨慎的乐观,对全社会积极的参与与推动这个目标的实现应该要大力的呼吁,甚至要从一些制度上、举措上下手。
最高院的对于"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最高院给出的时间表示两到三年,省高院自我加压,我们把这个时间限定为两年,到2018年6月,从这个时间表上我们看到了我们江西省高院的信心,同时我们看到了江西省高院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的决心,这个决心就是省高院制定了工作纲要,出台了具体的一些工作办法和工作人员的考核办法,同时我们还看到了省高院加大了物资和经费的保障,从这些举措里面我们确实看到了省高院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的决心,但是也坦率说,两年的时间要基本解决这个执行难的问题,我认为这个任务是比较繁重的,这个繁重就你解决以前的一些积案,可能都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相当大的精力,我觉得作为我们专职律师来说,我们当然是很为江西省高院这种自我鼓励的方式"点赞",我们绝对是欢迎的,我们也非常拥护,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能意识到这个工作的艰辛和压力会很大,作为律师我们愿意配合法院来共同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因为我们代表我们的当事人,代表所有的老百姓,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这不仅仅是法院光有信心光有决心,更是希望未来的两年内我们有更多的行动,用行动去证明执行难的问题确确实实的在案件审理、在法院的阶段得到了基本的缓解,或者说更好的得到了基本解决。所以我们下面也会对省高院未来的工作在配合的同时,会对所有的过程拭目以待。
中国有句俗话说;"万事开头难",省高院作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而且庄严的承诺,在全国法院提前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提出这样一个口号,头开的很好,我们省高院不仅提出了这样一个口号,顺应全国法院系统的与时俱进吧,同时我们省高院也设计了一系列完成这个目标的措施和方法,我们作为律师,愿意为改变执行难局面作出我们律师应该做的事情,首先要做的就是宣讲法律的权威性,执行的强制性,我们律师能做的就是为我们的当事人,我们周边的人民群众进行讲解我们应该履行的法定义务,要转变观念,现在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应该要自觉地去履行法定义务,不能像过去那样想方设法的进行逃避,我们律师能做的就是通过我们的口来配合法院把这项工作推进,能够有效的完成这个目标。

省高院在5月18日,召开了全省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推进会,打出一系列组合拳,破解执行难,相信各位通过媒体报道也了解到,谈谈看法?

 

我刚刚已经谈到,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因为执行的问题实际上是实现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程序,也是最关键的程序,所以说它意义重大,江西提出的目标领先全国,我们要为省高院点赞,要为葛晓燕院长点赞!

 

目标的提出重在落实,省法院围绕这个目标打组合拳,搞工作的推进会,这是必须的,不然的话这个工作就光喊口号了,现在我们要注意的是要破解这个执行难,江西在这两年内能够打出一些什么有效的措施,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我注意到,江西省高院在破解执行难的问题上作出了一些积极探索,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与江西省境内的18家银行联合组建了一个执行的平台,这样可以让生效的判决书通过这个平台有效的及时的查找到相关被执行人的信息,一个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法院的执行人员、执行法官,过去是要一家一家的银行上门去查询,查询完了现场再查封、冻结,现在可以通过这个机制、平台直接查询到这18家银行被执行人的线索,然后点击下达查封、冻结的手续,所以有的时候连银行都还没有搞清楚,怎么这里就被查封了?当然,法院的查封是依法查封,依照生效的判决查封,这个是无懈可击的,这是一个极大的创新,一个积极的探索,银行这些部门参与、运行到现在,也感觉这个方法很好,他们也省了好多事,同时这种相关的社会成员也好、被执行人也好,财产信息进入了专业部门的登记,资源可以达到共享,像这个做法非常好。第二点,省高院去年到现在与中国江西网合作,在全省范围内及时的公布一批一批的"老赖",刚开始大家很新鲜,觉得确实很好,是不是搞一搞就完了?现在看来不是,是制度化了,长期化了,一批一批的公布,这个效果也非常的好,然后还有对"老赖"的跟踪,财产、人员下落的举报,还有相关的奖励,现在正在逐步的完善,这些做法让我们看到了省高院在破解"执行难"方面有创新、有探索、有担当,最高法院的周强院长上半年到江西来,检查指导工作,对于江西在破解"执行难"的问题上的所作所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对于未来的两年要解决基本执行难的问题,我们应该对江西高院给予更多的期待,也给予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第一,从省高院的葛院长亲自担任解决执行难领导小组的组长以来,以及院领导挂点其他的中级法院或者辖区的法院,从这个组织框架或者组织领导的层面上看,我觉得应该会解决这个问题,提供组织上的保障;第二,从我们今天中国江西网还有江西电视台就有关执行问题进行大力的多渠道的宣传,应该会在社会上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对那些负有履行法律义务的人会起到警醒、警告的作用,宣传要到位;同时,还配套了很多切实有效、切实可行的解决或者破解执行难的措施,刚刚几位律师也列举了;特别举一个,破解执行难问题,在经费上投入了巨额的资金。我们认为:从组织领导的保障,从多渠道的宣传,从切实可行的措施以及资金的保障,我想对于我们省高院提出来的这样一个目标,提前解决执行难问题,在全国的法院中我们提前完成这样一个目标,我个人觉得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江西省高院出台了一系列的相关措施,用组合拳的方式来解决执行难的问题,这种措施不管是在代理律师还是代理人身上,大家切实得到了体会的。第一,我们现在去法院,尤其是去执行部门,去执行局的时候,真正能够看到法官确实是非常忙碌,所有的案卷堆积如山,法官们出差、调查,不断的推进每一个案件的解决,确实整个法院系统动起来了,这是我们能直观感受到的;第二,作为我们的当事人,他能直观体会到的是执行来的钱款,快速的到了他的账户上,因为我上两个礼拜,代理的一个执行案件当中,我们当时划到了一笔被执行人的钱款,这个钱大概几天的时间就从法院账上转到了我们当事人的账上,这一点我们当事人当时非常的有感觉,他说没有想到,从我们发现财产线索到扣划相应的款项,再到这个款项发放到我的账户上,加起来也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这以前都是不敢想的。作为一线的办案律师以及作为我们老百姓,是切切实实的感受了这个省高院出台的这样一些办法、措施,在他们的身上,已经看到了效果,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也觉得,在案多人少,以前积案又非常复杂的情况下,江西省高院能够或者敢于坐出一个承诺,提前全国的时间,用两年的时间来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让我们看到了江西省高院的信心与勇气,以及作为司法高院对于"法治中国"的一种担当和责任的精神,让我们觉得很感动,这样的话,让我们代理律师以后在代理案子的时候,我们也有勇气、有底气对我们的当事人说:只要你们能够得到法律的依法的生效判决,你也绝对相信在法院的每一个环节,尤其在你权利保障的最后一个程序,执行这个程序,你一定会得到我们法律的支持,你也一定会依法实现你的合法权益。以后我们也很有勇气对我们当事人去做出这样一个承诺了。

请四位律师结合你们的工作实际,给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出谋划策,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说说我自己的体会吧,我觉得要真正解决执行难的问题,首先还是在制度的设计上,要更加科学和合理,这个科学和合理从我们现有的制度上面就可以看到,一设立失信人员名单,这个其实就给被执行人很大的压力,他不敢也不愿意轻易地把自己置于一个不诚信的群体当中去,这是一个制度保障,已经初见成效的。另外,在执行过程中,涉及到很多环节,还有很多具体法律技术的问题,我也希望省高院在执行过程中,能让这些技术环节变得更加科学,各个部门的衔接变得更加通畅,比如说在被执行人已经有财产可供执行但是在变现过程中一个评估的环节,因为评估是涉及到一些技术部门的工作,在评估的环节、拍卖的环节以及在过户的环节,在整个流程的设计上,我希望能够设计的更加科学一些,不要为了执行而执行,作为当事人来说,如果没有得到一个现实的或者对他来说是个有效的执行,被执行人财产能变现的没有变现,价值低的被放大价值,对于申请人来说,他的实际权益并没有得到最终的终极性的公平的实现,所以在这个制度设计上,希望能够更加科学,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所有的法律问题或者执行问题,我们就是用公开的方式就能促进公平,就能促进公正,所以我也建议我们可以更多的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把执行阶段中所有的相关问题,以及走到了什么程序,在网络上对每一个案件的进展进行追踪,这样的好处在于,第一,让执行的法官有一些压力,刚刚说执行难是两方面,一方面可能是法院的消极情绪,另一个是被执行人的不配合,如果用公开的这种方式的话,如果能追踪到每一个案子进展的程序、执行阶段,那么法官必须是尽职尽责的,把每一个案子推进和跟踪到底,反过来说,如果能用这种公开的方式对于被执行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压力,我随便点击江西省高级法院的网站,马上就能看到谁已经作为被执行人了,谁已经被列入不诚信人员名单了,通过这种方法的话,可以倒逼被执行人能够更加积极的或者能够对法律的判决有一颗进位的心,去促使他履行生效判决书所判定的义务,所以用这种方式可能也能够更大地帮助解决执行难的问题。
第一,结合我们在办的这些执行案件当中分析,在立案这个环节,审判法官与执行法官是否能联动,最好的是在立案的时候,采取相应的措施的话,那就想逃却不能逃了,怎样把执行的工作和理念前置到在立案时候就联动起来?第二,执行能否像追逃贪腐官员那样发通缉令?因为有些特别是大额债务纠纷的被执行人,会选择逃往国外,一旦逃往国外,我们又没有一些司法协助,没有这样的联动机构,他就很容易做到携巨款逃之夭夭,而对他没有办法,在民事执行过程当中,是否可以向国际上发出像对贪官那样的通缉令?使得这些想逃的这些人不敢逃、逃不了;第三,执行法官必须要转变观念,很多执行法官把自己当成了公安,当成了一个讨债的,不需要学习法律知识,我只要上门去要,没要到就完了、结束了,对于执行法官来讲,他所需要学习和掌握的综合法律知识,要求是比较高的,在办案的过程中,(有一次)我们就某一个问题,进行了多次的沟通,争的面红耳赤,执行法官就是不清楚,不明白,错过了很多良好的时机,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们还翻了好多的案例给他,他就是不明白,这是让我们律师和当事人非常纠结的问题,因此第三,我们希望我们的执行法官能够全面系统的掌握执行的法律法规或者相关联的法律法规,否则的话碰到具体的案件,很多法官是不知道怎么样去推进,坐着等领导下指示。所以说我们要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法官系统的掌握和学习相关的法律知识,掌握相关的法律技巧和手法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一,执行的律法应当与时俱进,对付"老赖",要魔高一尺,道一定要高一丈,现在普遍存在的被执行人,就是"老赖",赖账的手法其实很简单,也很有共性,大多数就是转移房产,转移汽车,把存款写到别人名字下面,我们现在的法官遇到这种事情以后,就不去深究,其实深究非常简单,现在的房产、土地、汽车都是登记制,存款也是实名制,所有财产的转移都是有痕迹的,执行法官只需要就被执行人的财产流向痕迹进行查证,把财产名义的持有人把他叫过来,给他做个笔录,刨根问底,问他的财产来源,真相很快出来,所以说破解这个其实很容易;在立法的时候凡是被执行人存在财产转移的行为,要给他增设一个质疑程序,只要是被执行人,案子到了法官手里,首先要质疑你,增加这个程序,在程序过程中搞听证,最后确认转移是无效的,是恶意转移的,那么财产就跑不掉,房产、土地都是不动产,存款都是有流向的,特别是大额的存款,跑不掉的,所以立法要跟进,要增加质疑程序;第二,一定要突出、强化、保障申请执行人的权益,我举一个例子,我觉得我们现在有些立法,特别是其中有一点,最高法院有个解释,一定要保障被执行人至少有一套房产,保障他的居住,这是一条,还有一条,在扣减被执行人工资的时候,还得留他生活的必须,我觉得这一条显然是不公平的,因为规定的很绝对,我们的很多案件当中,申请执行人都还在租房子,还没有收入,还生活不下去,那这个时候法院保护的是谁呢?保护的是"老赖",像这样的规定应该取消,在司法、立法上一定要树正旗,一定要让老赖无法生存,你而不是去保障他的生存,国外发达国家,为什么诚信?就是没有人敢不诚信,因为他一旦不诚信无法生存,所以我觉得这方面的立法应当做出调整;第三,省高院相关的措施当中有一条:要对执行法官进行内部考核,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我的建议是在考核的内容里应当把申请执行人对法官执行工作、执行结果的满意度作为一个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因为执行是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才提起,也是为了实现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而展开,所以这个满意度只有申请执行人说了算;第四,人民法院对于执行法官的管理方面,应该大胆的奖优罚劣,对于执行高效勤勉、敬业公正的法官,应当嘉奖津贴,应当提高执行法官的待遇,而且这个待遇的来源应当从"老赖"身上去拿,就好比我们现在对于税务违法的举报、环境违法的举报、食品质量违法的举报,最终谁买单?最终都是违法的买单,具体操作过程中有个立法合法程序的问题,因为"老赖"赖账造成执行法官工作量的增加,造成执法成本的增加,这个成本应当由老赖来承担,另外一方面,对于懈怠执行、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甚至拿好处的法官,应当进行惩戒、制裁,我认为在法院只有这样的奖优罚劣才能树正旗;第五,全国各级法院,应该建立委托执行的协调和落实机制,我刚才举了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委托执行的案件,20年没有执行,没人过问没人管,因为存在地方保护、懈怠执行等原因,那么现在要通过建立委托执行的协调和落实机制,彻底地改变长期以来,一拖了之的简单的不负责任的做法,委托法院仍然对案件的执行负有执行责任,不能说一委托就了之,对于受托法院存在地方保护、懈怠执行的,委托法院应当向上一级的共同法院去反映,以督促其执行;第五,执行法官应当更新观念,旗帜鲜明地维护判决的严肃性,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现在执行的现状,很多的执行法官,把申请执行人、被申请执行人视同原告、被告,把自己的角色定位成审判法官,案子一来,很多情况下又来了一个无原则的和稀泥,有时甚至给申请执行人施压,所以说角色定位不清,不是首先旗帜鲜明的维护判决,首先旗帜鲜明的维护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这样一种观念助长了"老赖",在判决面前讲价钱,打折扣,所以说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这种事情不应该再发生。
第一,执行工作是法院本身的一项法律赋予它的常态性工作,现在搞成了用两到三年时间集中攻坚克难的工作,这个要引起我们的深思,一方面我们拥护和赞成集中解决、破解执行难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建议推进这项工作当中,要注意一些机制、制度方面的建设,也就是说两到三年的时间完成以后,不是说这个工作就停了,过一阵子再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再来建设,两到三年来解决一些比较突出、群众反映比较大、社会怨言比较大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要和常态化建设、机制化建设、制度化建设结合起来,今后要进入常态化建设,所以我给出的建议是要注重常态化执行工作的打造;第二,要完成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建设,要注重配套、协调执行的问题,比如说我刚才特别谈到,政府的执行应当高度重视,凡是遇到政府这一块的执行,不能畏难,反过来讲,对政府的目标管理和目标考核,尤其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这一块,考核里面可以建议纳入考核指标,当地政府有没有遇讼和遇执行的案子,从政府那里统计,还不如法院直接统计出来,他们的执行率这么样?执行率达到多少,就是属于工作比较配合法院执行、带头执行的,纳入目标考核去。再者,法院自身的考核也要讲究一些科学性,比如说现在把目标定为70%还是多少,就视为你这个法院就达标了,所以有很多的法院就在做一项工作,把过去的案子进行分类,如果说有一项执行不了的,与当事人商量,能不能先中止,等以后有新的线索的再恢复,那么这样从统计口径上来讲,未执行案件的数据、比例就下降了,但实际上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所以这块也要有效的注意防范,不能为执行而执行,为统计而统计,那就变成走形式了,群众其实根本没解决任何问题;第三,法院在执行当中要创新执行、精准执行,我注意省高院投入很大一笔资金,1290万来推进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在司法裁判执行当中的运用,这项工作非常重要,过去说申请执行人提供不了有效执行财产的线索,我就没办法了,这个观念要改变,不管是创新也好,精准也好,当事人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下落、义务,是他的义务,但是并不是他的绝对义务,他实际上是个受害人,是到法院来寻求司法救济和司法公正的,最高院的周强院长讲的很好,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就是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最后的一公里,所以观念要转变,当事人提供的了的,必须要,及时有效快速的执行,当事人提供不了的,不能说这个事情摆在那儿不管了,要创新,要把认识改过来,机制转过来;第四,法律要立威,不能再执行过程中,遇到了难处、苦处,难处就绕着走,苦处就吞下去,法院是整个社会司法公正的守护者,谁挑衅法院的尊严和法院的地位,就要碰的头破血流,因此在破解执行难问题中,遇到了敢挑衅法院,挑衅法官的,手不能软,法律上赋予了法院有一条,赋予当事人有一条:拒执罪,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罪,法院在这一手的运用上,软了一点,应该大胆的使用,现在在立法上有所改变,拒执罪以前是法院启动,移交给公安局追究,现在法院自诉,当事人不需要法院移交到公安去了,当事人到法院来自诉,由法院通知法警,把人抓过来受审,真正现实中又做了几件?做的不够,所以我认为这个立威是来的最快的,也是必须要做的工作,建议法院在这个方面大胆的使用,我们应该给予高度的支持,全力的配合。

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就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四位律师来到我们中国江西网的直播间,给法院"基本执行难"工作出谋划策,我们下期节目再见!